1977年,高考恢复。当时一共有570万考生走进考场,他们意气风发,斗志昂扬,注定要为中国书写下新的篇章,创造出新的奇迹。这些考生能够再次接受知识的检验,与一位老人有着莫大的关系——他就是。

1976年,恢复高考成为了关乎社会走向,关乎几千万知识青年的前途与命运的国之大事。同志从尽快培养人才,关心和爱护知识青年的目标出发,在1977年决策恢复高等学校招生考试制度。这一重大决策标志着恢复和建立新的教育秩序的开端,同时也为中国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培养了一批承前启后、继往开来的高素质人才。

2018年高考的大幕就要开启,万千考生即将奔赴新的人生征程。今天我们为各位书友推荐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党史重大事件述实(增补本)》。这本书中《决策恢复高考》一文,记录了40多年前决策恢复高考的历史全貌。下面的时间,就让我们一起回顾那改变知识青年前途与命运的重要时刻。

恢复高考的决策,是1977年8月6日在他主持的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上,根据教育、科技工作者的建议确定的。

1970年,为落实“大学还是要办的”及“要从有实践经验的工人农民中间选拔学生,到学校学几年以后,又回到生产实践中去”的指示,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等部分高校开始招收工农兵学员。1971年,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作出规定:高等学校恢复招收新生,招收初中毕业经过两年以上劳动锻炼的工农兵学员。

从1970年到1976年,按照“自愿报考,群众推荐,领导批准,学校复查”的原则,全国招收工农兵学员共七届94万人。由于废除了招生考试,工农兵学员的文化程度差别很大。

为改变单纯依靠群众推荐招收工农兵学员的招生方式,尽可能提高大学教学质量,1972年10月14日,周恩来在会见李政道博士时说:“对学习社会科学理论或自然科学理论有发展前途的青年,中学毕业后,不需要专门劳动两年,可以直接上大学,边学习,边劳动。”随后在1973年,部分省市在招收大学工农兵学员时增加了文化考试,结果因为一场“白卷英雄”的闹剧而夭折。

1975年,受命主持党政军日常工作,领导开展全面整顿,对当时的大学招生方法和教学质量提出批评。他说:“我们有个危机,可能发生在教育部门,把整个现代化水平拖住了。”“大学究竟起什么作用?培养什么人?有些大学只有中等技术学校水平,何必办成大学?”“一点外语知识、数理化知识也没有,还攀什么高峰?中峰也不行,低峰还有问题。”

为此,要求教育部搞一个教育工作汇报提纲。他当时设想,搞一些试点,通过考试直接从高中生中选拔一批优秀学生到大学深造。遗憾的是,的这些主张,在当时没能得到实施。

1976年以后,教育改革怎么搞,大学怎么办?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之一。而此时,人才匮乏已成为我们实现四个现代化奋斗目标的最大制约。1977年5月,尚未复出工作的就尖锐地指出:“同发达国家相比,我们的科学技术和教育整整落后了20年。”

正因如此,主动请缨,郑重地向中央提出在恢复工作后分管科技、教育工作的请求。大量材料表明,在作出这个决定的时候,他对于教育工作,包括大学招生制度等问题,已经有了一些比较成熟的思考和方案了。

1977年,在正式决定恢复高考前,关于科技和教育问题有过多次谈话,在这些谈话中,他提出了两条重要意见。

在这个问题上,态度十分鲜明。5月24日,他在同王震(编者注:当时任国务院副总理)、邓力群(编者注:当时为国务院政治研究室负责人之一)谈话时说:要经过严格考试,把最优秀的人集中在重点中学和大学。7月23日,在同张文峰、高勇(编者注:当时分别任长沙工学院临时党委正、副书记)谈话时,讲得更加明确:不管招多少大学生,一定要考试,考试不合格不能要。不管是谁的子女,就是大人物的也不能要,不能“走后门”。8月1日,当得知时任天津市革委会副主任的蒋南翔向教育部提出,希望能够允许天津市在1977年大学招生时直接在应届高中生中挑选一些学生参加考试时,当即表示赞赏与支持:“就是要敢想敢讲,不要吞吞吐吐。要提倡实事求是。”

7月23日在同张文峰、高勇谈话时,指出:“教育要两条腿走路,要有重点。大学要从工农兵中招生,重点学校可以从应届高中毕业生中招。”7月29日,在听取方毅(编者注:当时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)、刘西尧(编者注:当时任教育部部长)汇报工作时,他指出:“是否废除高中毕业生一定要劳动两年才能上大学的做法?在中小学完成了劳动任务,为什么还要集中搞两年劳动?”8月1日,他在听取方毅、刘西尧汇报工作时指示:办教育要两条腿走路,学校可以搞多种形式。科技大学由科学院包下来,直接招生,军队院校由军队包。“一年准备,从明年开始两条腿走路,一半直接招生,一半从别的路子来,特别是理工科。”

由此可见,最初的想法是,1977年用一年的时间做准备,1978年正式恢复高考,生源一半是应届高中毕业生,一半来自社会,然后逐步走向正轨。出人意料的是,就在1977年7月第三次复出工作主持召开的第一次会议上,这个方案被提前实施了。

主持召开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,是第三次复出后抓科学和教育工作的第一个大动作。

1977年7月29日,在听取方毅、刘西尧等汇报时提出,他近期要主持召开一个科教工作座谈会。按照的要求,中国科学院和教育部分别在科学院系统和高等院校邀请了33位专家学者,于8月3日到当时条件最好的北京饭店报到。8月4日至8日,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在北京饭店举行。自始至终亲自主持座谈会。

这是一个真正的畅所欲言的座谈会。没有事先准备好的长篇报告、讲线天全部是即兴的自由发言。开宗明义:请大家来,就是想听听意见。题目就是科研怎么搞得更快些更好些,教育怎么合乎四个现代化的要求,包括学制、教材、教员的来源、办学的方针、具体措施、有什么想法,征求同志们的意见。方法,就是想说什么说什么,发言可长可短,讲一次两次可以,十次都可以,插话都可以。自由一点,什么话都可讲。

在的引导下,与会专家的议题主要围绕振兴科学教育献计献策展开。而提高教学质量、改革招生制度,成为其中的主要话题之一。

此时,教育部全国高等院校招生工作会议刚刚结束,已经形成了1977年高校招生方案。这个方案较以往有三点突破:

但是,招生的方式依然沿袭20世纪六七十年代期间“自愿报考,群众推荐,领导批准,学校复查”的原则。8月4日,教育部的报告送达国务院。

最初是“同意今年的招生基本上还按原来的办法”的,因为在他的计划中,恢复高考需要一年的准备时间。在座谈会上,阐述了他的想法:从明年开始执行新的教育制度。今年做准备,把学制、教材、教师、学生来源、招生制度、考试制度、考核制度等都确定下来,都要搞好。搞好后就不要经常变动了。他还询问专家:一年准备行不行?要把教材重新编好,按提高的标准来要求。教师的选择、调配,教学方法的准备,还有从明年开始恢复招生考试制度,这一套要研究好。一年准备来得及吗?

的真诚感动了与会专家,启发了大家的思路和灵感。许多学者连夜赶写发言提纲,研究思考高考制度问题。

8月6日,武汉大学化学系副教授查全性发言,强烈要求必须立即改进大学招生办法。

他说,招生是保证大学教育质量的第一关。大学新生质量没有保证,其原因之一是中小学生质量不高,二是招生制度有问题,主要矛盾还是招生制度。他呼吁:一定要当机立断,只争朝夕,今年能办的就不要拖到明年去办。

查全性的发言引起与会者强烈共鸣。吴文俊、王大珩、邹承鲁、汪猷等纷纷发言,赞同查全性意见,建议党中央、国务院下大决心,对现行招生制度来一个大的改革,宁可今年招生晚两个月。不然,又招来20多万人,好多不合适的,浪费就大了。

专家们的意见震动并激励了。他问坐在身边的教育部长刘西尧:今年就恢复高考还来得及吗?刘西尧说,推迟半年招生,还来得及。听了,当场决断:既然今年还有时间,那就坚决改嘛!把原来写的招生报告收回来,根据大家的意见重写。招生涉及下乡的几百万青年,要拿出一个办法来。今年就开始改,不要等了。

8月8日,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结束。在总结发言中再次明确宣布:今年就要下决心恢复从高中毕业生中直接招考学生,不要再搞群众推荐。从高中直接招生,我看可能是早出人才、早出成果的一个好办法。

根据的意见,教育部很快报送了《关于推迟招生和新生开学时间的请示报告》,决定将高等学校和中专推迟到第四季度招生,录取新生次年二月底前入学,推迟三个月。8月18日,将这份报告批送党中央主席、副主席:“这是经过考虑,为了保证重点大学学生质量而商定的。拟同意。”当天,、、、等均圈阅同意。

自8月13日起,教育部在北京再次召开1977年第二次全国高校招生工作会议。各省、市、自治区文教办或教育局和招生办公室的负责人,国务院有关部委和少数高等学校的代表共80余人参加了会议。当时正在举行党的十一大,在要不要废止群众推荐、恢复高考招生制度等问题上,与会人员分歧很大,争论不休。

9月19日,召集教育部负责人刘西尧、雍文涛(编者注:当时任教育部副部长)、李琦(编者注:当时任教育部副部长)等人谈话,严肃提出,教育部要争取主动。你们还没有取得主动,至少说明你们胆子小,怕又跟着我犯“错误”。你们要放手去抓,大胆去抓,要独立思考。把问题弄清楚,该怎么办就怎么办。该自己解决的问题,自己解决;解决不了的,报告中央。教育方面的问题成堆,必须理出个头绪来。现在群众劲头起来了,教育部不要成为阻力。他明确指示:招生会议要尽快结束。招生文件继续修改,尽可能简化,早点搞出来。办事要快,不要拖。

“9·19”谈话掷地有声。几天后,招生工作会议结束,新的招生文件基本定稿。

10月3日,将刘西尧报送的教育部《〈关于一九七七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意见〉的请示报告》和教育部代拟的《国务院转发教育部〈关于一九七七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意见〉》两个文件批送:“此事较急,请审阅后,批印政治局会议讨论批准。建议近几日内开一次政治局会议,连同《红旗》杂志关于教育的评论员文章(前已送阅)一并讨论。”旋即批示,将上述文件印送中央政治局各同志。

10月5日,中央政治局讨论通过了全国高等学校招生文件和《红旗》杂志评论员文章。、、等同志接见了出席全国招生工作会议的全体代表。10月12日,国务院批转了《关于一九七七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意见》,规定从1977年起,高等学校招生制度进行改革,恢复统一考试制度。

(以上内容摘编自龙平平、张曙《决策恢复高考》一文,文章出自《党史重大事件述实(增补本)》一书)

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。